洛加公园(英语:Roker Park)是位于英格兰东北部泰恩-威尔郡桑德兰的足球体育场,由1897至1997年期间直至球队搬迁到光明球场为止是桑德兰足球俱乐部的主场球场。在球场的历史末年,容量约为22,500座,而只有小部分为坐席。虽然如此,球场早年的容量是大很多的,曾吸引破记录的75,118名球迷进场观战
 
在1890年代,时任桑德兰的主席与其兄弟决定为俱乐部兴建一个较大的球场,用以取代当时使用中的“纽卡斯尔路体育场”(Newcastle Road)。俱乐部与泰纳特先生(Mr. Tennant)商讨购买其拥有的农地,亦承诺为他在地盘兴建一座住宅作为购地条件之一,于住宅完成前俱乐部虽然支付土地的租金。
 
洛加公园于购地后一年内启用,其木构看台只花了3个月便完工。“大钟看台”(Clock Stand)设有32行,但没有设置座位,只为安全而装置一度防撞围栏。草皮购自爱尔兰,其质素十分优良,一直使用了38年。球场草坪为方便去水,四周相对中央位置约低1英尺。1898年9月10日由第六任伦敦德里侯爵查理斯·云尼-谭拔士-史超活(Charles Vane-Tempest-Stewart, 6th Marquess of Londonderry)主持正式揭幕,首场赛事由桑德兰与利物浦进行友谊赛,主队小胜1-0,吉姆·莱斯利(Jim Leslie)射进球场历来首个进球。
 
1912年“洛加看台”(Roker End)首先用三合土改建,到了1913年球场的容量达到5万之多。其后在1929年原来的旧木构大看台被拆卸,由阿奇巴尔·雷奇设计改建为新的主看台,但俱乐部差点为新看台的工程而破产。当时球场的官方容量为6万人,但在某些赛事球场甚至可挤入多达7万5,000名观众。1930年代更多的工程展开,“大钟看台”于1936年重建,这个长达114米(375英尺)的巨型建筑物由时任桑德兰主席禾达·雷尼爵士(Sir Walter Raine)的夫人主持揭幕。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枚炸弹降落球场草坪中央,炸死一名路过球场的警察。1952年洛加公园设置汎光灯,是继阿森纳的海布里球场后第二个装设夜间照明的球场。灯光初时只是临时试用性质,于证实效果良好后,在季末才正式成为固定装置。当英格兰获选主办1966年世界杯后,作为举办球场之一的洛加公园在“大钟看台”进行改善工程,添置座位,并为“富维尔看台”(Fulwell End)加装顶盖。
 
于1970年代期间,洛加公园进行更多改善工程,包括设置地下洒水系列、将汎光灯亮度提升至欧洲足联要求标准、装设电子监察人群系统和重铺顶盖。但到了1980年代,桑德兰成绩大幅下滑,更有一季首次降级到丙级联赛,洛加公园开始步向衰败,入数球迷数目直线下跌,“洛加看台”(Roker End)受影响至深。
 
在1990年代初于《泰莱报告书》发表后,英格兰足球总会规定所有英超及甲组俱乐部的主场需要改建为全坐席,在1990/91年赛季时桑德兰刚在英超成立前两季的甲级联赛降级,正寻求立即重返顶级联赛,改建球场将大大减低球场容量,但洛加公园所处的位置限制扩建的可行性,因此时任主席鲍勃·穆雷(Bob Murray)决定另觅地点兴建新球场。1992年俱乐部宣布在日产车厂附近兴建48,000座的新球场计划,作为一个庞大的综合休闲区的主要部分,但因车厂提出反对而告终。直到5年后的1997年,桑德兰才搬迁到在洛加公园附近已废弃的芒克威尔茅斯煤矿(Monkwearmouth Colliery)旧址上兴建的光明球场。
 
1996/97年是洛加公园的最后一个赛季,亦是桑德兰升上英超的首季,但不幸球队以降级终结[3],桑德兰在洛加公园上演最后一场赛事以3-0净胜埃弗顿。赛后举行特别仪式,由获选俱乐部“世纪最佳球员”(Player of the Century)的查理·赫尔利(Charlie Hurley)掘起球场草坪中圈开球点的草皮,再移植到新球场上。于俱乐部迁出后,洛加公园被拆卸重新发展为住宅小区,为纪念洛加公园的旧址,小区内的街道分别命名为“升级街”(Promotion Close)、“大钟看台街”(Clockstand Close)、“球门口街”(Goalmouth Close)、“中场径”(Midfield Drive)、“入闸机街”(Turnstile Mews)和“洛加公园街”(Roker Park Close)。
 
1966年世界杯在英格兰举行,米德尔斯伯勒的艾雅苏美公园球场与洛加公园获选为东北部赛区的主办赛场,进行第四组的小组赛赛事,各举行3场赛事,苏联、意大利和智利均有在洛加公园亮相,只有北朝鲜全程留守艾雅苏美公园。洛加公园亦有举行1场八强淘汰赛,结果苏联以2-1击败匈牙利再晋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