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迪逊公园球场(Goodison Park),又译为古迪逊公园球场,是一个位于利物浦市,容量40,103人全座位的现代化球场。现为埃弗顿的主场,建于1892年,是全世界最古旧的球场之一,昵称“高贵老妇”(Grand Old Lady)。
 
埃弗顿原先在斯坦利公园(Stanley Park)东南角的一个公开的球场比赛,首场比赛是1879年12月20日对圣彼德队,以6比0狂胜对手。到了1882年,已经有约2,000人到斯坦利公园球场观看埃弗顿的比赛,埃弗顿决定租赁位于女修道院路附近的场地,自资建造了小型看台和更衣室,并开始收取入场费。
 
1884年埃弗顿再迁往安菲尔德,这片土地为当地的啤酒商柯拉尔及市府参事约翰·贺定所共同拥有。埃弗顿在1888年加入联赛时安菲尔德的年租为100英镑,当翌年获得联赛亚军时贺定将租金提高至250英镑,而他更拥有独家在场内出售小食的权利。1889年5月埃弗顿的委员开会决定另觅场地,但仍不舍安菲尔德,故向贺定提出妥协的180英镑绩租一年,但愤怒的贺定没有回应。贺定从柯拉尔手中收购安菲尔德的拥有权,并提议以6,000英镑卖给埃弗顿,当埃弗顿拒绝接受时,贺定即时要求埃弗顿迁出,并同时成立自己的“埃弗顿足球俱乐部及运动场有限公司”,虽然成功注册,但联赛联盟裁定埃弗顿可以保留名称,故贺定的新俱乐部需改名为利物浦。1890-91赛季埃弗顿赢得首个联赛冠军,获利达1,700英镑。1892年1月25日以佐治·马汉为首的委员再买坐落在斯坦利公园北面的一块30,000平方码的土地,作价8,090英镑,最终发展成为古迪逊公园球场。
 
搬迁到古迪逊公园球场之后,埃弗顿修建了两个露天看台,每个可容纳4,000人,还有一个有盖看台可容纳3,00人,当完工时,它是当时全英格兰最好的足球场。1892年8月24日,金耐德亲王和足总官员禾尔为古迪逊公园球场揭幕,有12,000人到场观看揭幕仪式。埃弗顿在古迪逊公园球场进行的首场比赛是一场友谊赛,9月2日对博尔顿以4-2获胜。
 
1895年再加建布兰道看台。在廿世纪之初,古迪逊公园球场逐渐改建成形,1907年在斯坦利公园方向兴建双层看台,而1909年在古迪逊道的主看台包含办公室及球员设施沿用至1971年。1913年7月13日古迪逊公园球场成为皇室首座到访的联赛球场,英王乔治五世及玛丽王后到场视察当地的学童。1926年布兰道看台改建为与主看台看齐的双层看台。1938年当古尼迪斯街看台完工,古迪逊公园球场成为大不列颠唯一拥有四座双层看台的球场。
由于古迪逊公园球场接近利物浦船坞区,在大战期间遭受颇严重的破坏,战后获得“大战破坏委员会”的复修补偿。1948年9月18日在对利物浦的甲组联赛录得78,299人的最高入场人数。古迪逊公园球场及安菲尔德球场同于1957年10月装设汎光灯,10月9日对利物浦的友赛首次亮起四个高塔的白光。翌年加设地底发热装置,但因排水不良而需于1960年重铺排水管道。1966年世界杯期间古迪逊公园球场共举行五场比赛,包括使人难忘的北朝鲜对葡萄牙八强比赛。
 
1971年古迪逊道的主看台被移平改建为三层看台,造价100万英镑(1909年旧看台造价为28,000英镑),新看台保持全英最大的纪录至1974年,才被双倍造价几乎导致车路士破产巨大的史丹福桥球场东看台所打破。由于看台太高,需拆除汎光灯塔,将灯泡装在看台顶盖边沿的铁架上,与主看台相对的布兰道看台亦将帐篷式顶盖改建为现代式的平顶,再加装汎光灯。1977年运动场安全法案实施后,由于古迪逊公园球场不合时宜的出入口通道,容量由56,000急降至35,000,经修建后,1986年容量回升至53,419(24,419为座席)。
 
“希斯堡惨剧”发生后的泰莱报告书要求所有球场改建为全座席球场,企位旧看台需移平,全新单层悬臂式斯坦利公园方向看台在1994年完成,可容6,000人,同时容纳球迷会及社区足球计划的设施。包括新看台在内,古迪逊公园球场总容量为40,100人,只排在老特拉福德球場及安菲尔德球场之后的第三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