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足可媲美贝利的天才——加林查
 
如果同时提起女人、酗酒、足球天才的话,许多人都同时想起加斯科因、贝斯特或者马拉多纳,但如果再加上残腿,唯一的答案就是加林查。
 
酗酒,但加林查与他们不同,巴西人在成名前已经深陷其中,由于自幼家穷,每当发病时母亲总会给加林查吃一种自制的药,这种药的主要成分是酒精、蜂蜜和苏打水,久而久之,酒精便成为加林查维持身体机能正常运转不可缺少的必需品,就像毒品一样,饮酒已经成为加林查生理和心理的需要。女人,则是加林查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另一部分。他生活中有不计其数的女人们,有的是他的女朋友,有的成了他的妻子,有的则只是他的“性玩具”。当然这样一来,加林查的私生子也难以统计,一次博塔福戈访问欧洲,加林查甚至和一个瑞典女郎发生了一夜情并生了个孩子。
 
幸好的是,还有足球成为加林查生命中3点支脚中最重要的一点,即使出生后不久的一次手术让他的双腿发生了严重变形,即使经过矫正后他的右腿仍比左腿要长5厘米,而且向内弯曲,但这反而让加林查的足球天赋在球场上发挥得更加淋漓尽致,对手总是琢磨不透他下一步要把球带到哪里去,当然,拥有从女人身上得来的源源不断的灵感和先天酒精动力的加林查,又岂是凡夫俗子能够阻拦的了的?
 
在球场上过人是加林查开始踢球时的最大爱好,很多时候当他将皮球过完对方整条后防线后仍将破门机会交给队友,在淳朴的加林查心中,过人才是踢球的的最大乐趣。博塔福戈的教练花了好长时间才让加林查意识到,没有进球,所有的过人都将变得毫无意义。于是,从那以后,加林查变得更有杀伤力。许多行家为加林查在巴西足球的地位鸣不平,他们认为加林查的才华其实还在贝利之上,只是后者更符合目前的道德标准,巴西人更爱中规中矩的贝利,1958年巴西夺冠,加林查的魔鬼盘带立下了赫赫战功,但人们只肯把赞誉献给初出茅庐的贝利。
1962年世界杯,贝利首战即受重伤从此告别那届世界杯,于是,智利终于成为了加林查一个人表演的舞台。在八强战和四强战巴西以3:1和4:2击败英格兰和东道主智利的比赛中,加林查分别攻进2球,并在最后的决赛和队友们一起以3:1击败捷克斯洛伐克夺得了最后的冠军,而加林查也以4粒进球同时成为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
最牢固的3角支点也有崩溃的时候,何况这是密不可分的3角?当酒精侵蚀器官、彻夜的求欢严重影响了加林查的球场作用的时候,巴西历史上最伟大边锋的足球生涯也到了结束的时候,1983年1月20日,他终因饮酒过量酒精中毒病逝,享年49岁。巴西终于失去了最富传奇色彩的一代球星。